艾蓝桃

活下去吧,别放弃。

为啥都觉得特工守约虐???不是官方都说了即使化身恶魔也不忘与弟弟的约定?????很甜的好吗????哪里虐??????都说了成为恶魔也要死死守着弟弟,牢记与玄策的约定?这哪儿虐了??????
地丑:同人你们尽管写,虐到算我输
当然怎么写是个人的事,至少官方没虐,第一次这么爱地丑,决定以后少喷你捞钱了。

【策约】哥哥/02

        游戏背景
       其他cp:暂定兰陵王x花木兰(bg)
       私设花木兰先捡到的铠,最后是百里玄策。
       

        “全场醒目担当!”       

        红发的少年挥舞着手里的飞镰,圆润的眸子里写满近乎疯狂的兴奋,勾镰在他双手的控制下轻而易举地切割下了马贼的脑袋,整齐划一的伤口让马贼的脑袋滚了一地。不远处,有着紫色长发的男子神情冷漠地看着这一切,隐藏在面具下的唇角却不为人知的微翘,这个被他捡来的小鬼天生是做刺客的料,而这片法外之地,将会是他成名的大门。

        泛着银光的勾镰被马贼的鲜血染上了点点猩红,呼吸间里的甜腻和咸湿刺激着百里玄策的感官,比他镰上的鲜血还要浓郁的红瞳中掠过丝嗜血,发间直立的两只耳朵平平地伸了出去,因兴奋而张启的双唇中露出了两颗虎牙。在他背后,同样夺目的大红尾巴慢慢地左右摇摆,兰陵王知道,这小子此刻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师父!你看我任务完成的怎么样!”提着马贼首领的脑袋来到紫发男子面前,百里玄策一副求表扬的样子期待地仰视着他,兰陵王盯住拎在他手里表情惊恐的首领脑袋啧了一声,“说了多少次,别叫我师父,如果你不是为了炫耀那些华而不实的技巧,你用的时间将会更短。”  

       黄昏点满整片大漠,倾斜到西边的太阳依旧毫不吝啬地用它那热情的光照耀着满地细沙,干燥的空气让人全身难受,倚靠在巨石上的兰陵王清晰看到百里玄策眼中的光亮黯淡下去。习惯了独来独往的他,从未想过会捡到个麻烦。无奈上涌,兰陵王错过百里玄策的身子往前走去,“有进步。”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瞬间安抚了少年失望的心,收好飞镰百里玄策快步跟上了他师父的脚步,叽叽喳喳诉说着自己的感受和想法,走在前面的兰陵王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因仅存的不忍扔下的夸赞。瞥了眼尾巴晃个不停的百里玄策,兰陵王有那么片刻以为自己看到了求摸求表扬的狗。当然,这家伙是魔种混血,不是什么宠物。  
     
        纵然是生活在大漠多年的人也不喜欢在夜晚活动,骤降的气温和昏暗的可见度大大增加了夜间行动的困难,但对于兰陵王来说,夜晚,刚好是他的掩体。弯月高悬在天空正中央,没有建筑物的干扰星辰同样看得一清二楚,隐身在黑暗里,兰陵王放轻脚步向着酒馆走去。蓝眸中有道纤细身影渐渐清晰起来,他不由自主地放缓了呼吸,踮着脚尖接近了身影的周围。

        “都来了为何还要躲躲藏藏。”女子低沉的声音蓦然响起,兰陵王笑了笑,解除了隐身从黑暗里走了出来,“花木兰。”

        长城守卫军按理说应该是兰陵王的敌人,他的国家是被来自遥远东方的铁骑摧毁的,守卫军,守卫的就是那个东方帝国。兰陵王与那个国家势不两立,一次次暗中潜入长城搜集资料的过程中他认识了花木兰,守卫军中唯一的一个女子。

        “喂,你那个徒弟,叫什么名字啊?” 法外之地克星一事是兰陵王告诉花木兰的,虽然兰陵王是长城守卫军的敌人,她却并不讨厌他,两人偶尔也会有往来交流。花木兰知道他向来都是只身独来独往,所以当他告诉自己捡了个便宜徒弟的时候她是有些好奇的 。

        兰陵王歪了歪头,似是在考虑的样子,目光落在花木兰身上不动声色的悄悄打量,包裹在轻甲里玲珑有致的身躯害得他有些心猿意马。许久没有得到回复花木兰不由又问了几次,刺客慢悠悠回神,启唇吐出四个字,“百里玄策。”

        果然是他!

        得到自己想要的之后花木兰绯色的眸中浮现起兴奋,抬手拍上兰陵王的肩膀重重打了几下,“谢了,下次请你喝酒!”

        爷们般从不拖泥带水的处事方式是兰陵王愿意与花木兰接触的原因之一,轻声嗯了下,他如同来时一样潜入夜色中向着大漠深处奔去。兰陵王不知道这次他的动作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目送这抹紫色身影消失不见花木兰挑眉转身,他这是,在躲她?

        没去继续深究,花木兰回到酒馆里敲响了百里守约的房门,仅仅敲了一下紧闭着的房门就被人从里面拉开,露出百里守约尽是期待的脸,“木兰姐,是他吗??”

        看着向来以冷静著称的狙击枪整副焦急的模样花木兰决定逗逗他,于是便故意沉下脸,道:“不管是不是,守约你也都失态了,作为队伍里的狙击手,你要时刻保持冷静才是!”

        平白无故挨了队长的训斥让百里守约愣了下,他知道自己确实是过于失态,原本直立的耳朵出现了耷拉下去的趋势,“队长说的是。”

        哟,都叫队长不叫木兰姐了。

        看着宛如弟弟般的百里守约花木兰也不好再跟他开玩笑,挥掌啪得打在百里守约的背上哈哈笑开,“跟你开玩笑的,姐帮你问来了,那人的名字……”

        “那人的名字是什么?!!”顾不得懊恼又被木兰姐调笑了一次百里守约追问,花木兰清了清嗓子,“那人的名字是,百里玄策。”

        百里玄策!

        留下处于震惊状态里的狙击手花木兰闪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好容易回过神,百里守约低头亲吻上从衣服里掏出来的项链挂坠,已经磨得褪色的链子连着几乎崭新的挂坠,可以看出项链的主人有多么珍视这个挂坠。

        “玄策,等着哥哥。”

        轻声呢喃从酒馆开着的窗户里飘了出去,不知是否有替这位狙击手传达到他的思念。

        “这次,哥一定会找到你,然后再也不跟你分开。”

        兄弟,就应该永远在一起,那是和母亲的约定。

        只是真的仅仅因为母亲的约定吗?

【策约】哥哥/01

百里玄策x百里守约
游戏背景

        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能再次见到你,哥。

        “听说了吗!前几日乌孙马贼帮整个儿被剿灭了!”

        “听说了听说了!听说马贼首领乌孙的脑袋是被镰刀一类的武器搅拌成泥了!”

        “虽然听上去有些恶心但实在是大快人心啊!”

        荒漠戈壁为数不多的酒馆里却挤满了酒客,不管是过路的行者还是本地人又或是前来进行贸易交流的商人最喜欢在暖烘烘的店里,点上杯烫热的酒谈天论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舆论的风向渐渐指向一个红色身影。

        大漠其实是个很自由的地方,在这里始终都是实力至上,人们恐惧强者又尊崇强者,所以在这种环境的造就下,马贼,游民部落,占地为王等等现象层出不穷。时间久了,也有不少的恶霸开始浮出水面,很长的段时间内,戈壁上的人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而突然有一天,这里出现了一个专门惩治恶霸的家伙,人们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又是什么来历,只知道他最大的标志,是一头火红的短发,就像是源源不断的生命之火,拯救了陷入地狱中的人们。

        对穷苦人来说,这抹张扬的红,是他们全部的希望。

        “哦?真有这么夸张?”角落里坐了四人,其中有着粉色高马尾的女子向最开始在酒馆里发言的人询问着。

        人高马大的汉子就这么挥舞着双手,说个滔滔不绝,“那还有假?我从不骗人,我们都叫他,法外之地不公的克星呢!”

        粉发女子饶有兴趣的摸上自己光滑的下巴,同样颜色的璀璨星眸缓缓落到坐在她对面的银发男子身上,眼底划过一丝兴味。

        “守约……”身套铠甲的男子推了下似是在发呆的同伴,被称作守约的男子嗯了声,懵懵懂懂回过神,“阿铠怎么了?”

        百里守约神游回来后,看到的就是花木兰铠苏烈三人齐刷刷盯着他看的场景,守卫军小队里的三位高强战斗力人士直勾勾地看着他,一滴冷汗不禁从百里守约背后滑落。花木兰轻笑了下,抬手用指尖缠绕上垂在肩侧面马尾发梢,“怎么,是不是要见到弟弟了,所以比较兴奋?”

        弟弟。

        普普通通的两个字,直击百里守约心底深处最柔软致命的地方。

        他的弟弟。

        百里守约本名不叫百里守约,以前的他曾有过一个血脉相连的至亲,可是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他弄丢了那个至亲。百里守约的弟弟叫百里玄策,可以说百里玄策是百里守约一手慢慢带打的,对于这个弟弟,他是既有父母爱又有兄弟爱,失去父母后两个兄弟相依为命,百里守约以为自己可以和弟弟安稳的生活一辈子。

        他早该知道的,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安稳。

        时至今日,闭上眼百里守约都清晰的记着那天的倾盆箭雨,火光咆哮着直指云天,惊慌失措的人们在马贼近乎疯狂的叫嚷声中失去了活下去的资格,还是少年的他,把弟弟藏了起来选择一人去面对这世上的危险。百里守约就是这样,习惯把不好的自己去抗,留给弟弟百里玄策的永远都是最好的,只是他忘了一件事,很多时候都是他的一厢情愿,弟弟或许会出于长兄如父的感情答应了他一次又一次无理的要求,而可能根本就不是弟弟他愿意的。

        “守约,你没事儿吧?”坐在自己旁边的百里守约面色苍白,铠皱了皱眉,用胳膊肘捅了捅他,猛地从回忆里逃出来百里守约喘着粗气结果了苏烈手里递来的水喝下去,湿润了干燥的喉咙。

        尽管如此,他说出来的话依旧低沉沙哑:“我没事。”

        作为这支小队队长的花木兰默默等待,看着百里守约起伏不断的胸膛渐渐平稳下来,她才开口:“守约先别激动,我们还不能百分百保证那个什么克星就是你弟弟,如果不是,希望你做好准备。”

        百里守约对花木兰比了个ok的手势,不是玄策也没关系,这么多年来,他早就习惯了从希望到绝望的过渡,没有什么能刺激到他。简单休息了一下把水壶里灌满水,长城守卫军小队推开酒馆的大门走入茫茫戈壁之中,沙漠里的风暴会让人送命,同样,过于艳阳高照了也会让人送命,不过队伍里的所有人都习惯了荒漠戈壁里艰苦的生活环境,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是家常便饭。

        迈开沉重的步伐,百里守约跟着花木兰重新踏上旅程,彼此出行的主要任务并不是为了寻找玄策,人们口中的那个克星,本身就是他们的目标。

       他们走过的背后留下来了长长的脚印,有风吹过,掀起沙砾遮盖住了这些证明他们曾经来过的气息,又或者,其实谁也没有真正在世界上存在过,风过后,什么都没了。

顾野:

成寇败王(下)
上在这→ @轮回§梦痕
策约清明的活动,然而我拖到现在
三党赶时间画的不怎么认真...凑合凑合看吧...
吹爆他们❤

关于刘邦名字的由来

     “你为啥叫刘邦啊?”

      幼时邻家束着羊角辫的小姑娘总爱追着提问, 他被她吵到了就胡乱扯个理由搪塞过去。

      “我娘生我的时候,吃白菜只吃叶。”

      “咦?为什么啊?”

      “留帮。”

打王者遇到个说是能带飞全场的小姑娘,自己人头没拿几个还在那里说说说,完了还加我好友:(我这么欺负人家小姑娘是不是不好?让她自己在那儿说说说我觉得不太厚道,我要不要去理会她?

芈月的重大发现!

     峡谷里面也是很美好的一天呢!


     芈月无所事事准备单排一把,没想到竟然遇上了最近刚刚登上峡谷日报头条的仲夏夜之梦貂蝉,不得不说,人家就是美啊!芈月本来以为貂蝉和赵子龙是一对,可是开局了她发现,对面竟然有绿布,啊不是,有吕布!芈月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很不简单!

      大家都是峡谷里的英雄,虽然排位的时候总是你打我我打你毫不留情,但是匹配的时候还是很和谐的啦~美丽的貂蝉小姐姐一出现就立马引起了对面吕布的注意,吕布似乎很是吃惊,没想到貂蝉会变得这么好看了,对此貂蝉的回答是画了美美的妆*(`)*哎呀呀果然化妆对峡谷里的每一个女英雄都不例外呢~

      芈月以为有赵子龙在场,吕布貂蝉二人会很尴尬,但是!人家小两口可美了,亲亲抱抱撒了一整局的狗粮,气炸[芈月试叉腰]

      友[打]好交[架]流了没一会儿吕布突然要跟赵子龙单挑!芈月一看嘿可以搞事情!连忙开始发[挑]表[拨]观[离]点[间],另芈月吃惊的是,活泼开朗的热情桑巴女郎妲己说,自己跟吕布哥哥才是一对!并且他们已经上过////床了!

      芈月觉得,自己知道了很不得了的事情!

      只可惜,李元芳不在,唉

      今天的峡谷啊,也是美好又安详呢!

生气。打个匹配还吃一嘴亮瑜,就很生气,特别生气,你俩怎么不去领证??????我去你的亮瑜,艹我还吃的满嘴幸福,想去码文,我方诸葛攻的一匹,敌方周瑜就是一个委屈话痨可怜受,艹,对方不想跟你说话并一脚踢翻了你们的狗粮。
关键这俩人还不认识,演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情意绵绵

庄周:韩信我告诉你,今天我就把话搁这儿了,你给我听着,你要是再偷我的鲲,我见一次打一次!
韩信:鱼……啊不庄哥,庄哥我错了。

社会你庄哥,鱼狠话很多。图上韩信我徒弟就不给打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