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蓝桃

活下去吧,别放弃。

【韩叶】捉妖

大半夜看太太的韩叶粮,有了更新的动力xx

        捉妖师韩x狐妖叶
        OOC提示!!
        如有重名纯属巧合啊啊啊啊啊啊啊

        01
       
        捉妖师捉妖,旨在为民除害。

        京里最近盛传有妖怪作乱,好几户人家的孩子消失不见疑似被妖怪抓走,衙门里请了不少和尚道士来捉妖,花费了大把银子却没能把那作乱的妖孽抓住,一时间坊间人心惶惶。韩文清再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被街道上的冷清看愣了下,多年前他初次路过京城时分明满城繁荣,何曾像现在这般空无一人,沿街店铺的大门窗户紧紧闭着,偶尔才有一个路人匆匆走过。确实有些不对劲。身为捉妖师的韩文清是听朋友说京城有妖怪所以才来到这里的,颇有名声的他鲜少接受聘请去捉妖,更多的是依照自己的性子决定下次的捉捕范围。

        带着简单的行礼韩文清从江南赶到了位于北方的京城,时值深秋,京里种着的枫树红得正艳,若无妖物兴风作浪人们早早就去山上赏枫,漫步在山林中韩文清根据从民间打听来的消息观察着最有可能出现妖怪的地方。有砍柴的樵夫说在这座山上遇到过妖怪,当时天色已暗,樵夫背着砍来的柴往山下走着,阴沉的暮色让樵夫难以看清崎岖的山路,走着走着,路边草丛里窜出了一双尖尖兽耳。樵夫差点吓得魂儿都丢了,扔下担满柴火的扁担跌跌撞撞跑下了山,后来他把这事儿在茶馆酒楼里说了出去,人们都知道了京城后山上有个长着兽耳的妖怪。

        传言里说那妖怪长着比车轱辘还大的双眼,被它的眼睛盯住全身动弹不得,足足有脸盆大小的嘴里布满刀子似的牙齿,数丈高的身躯上覆盖满了刀枪不入的鳞片。

        捉妖这么多年韩文清还从来没遇到过如市井传说里描述的那样的妖怪,估计也是以讹传讹罢了,但妖物大抵是真正存在的。用撅断的树枝拨开灌木丛韩文清发现了一处狐狸洞,多年工作经验告诉他洞里十有八九住着个成了精的狐狸,大概樵夫看到的,就是幻化成人形的狐妖。从怀里掏出面缠绕着细线的镜子,韩文清解开细线把镜子伸进了狐狸洞里,想要探查下里面的情况,绳子放进去了没一米长,有人便拍上了他的肩膀。

        “老兄,在干嘛呢?”背后突兀传来一道男声,韩文清迅速扣住了搭在自己肩上手的手腕猛然一拽,把穿了身橘色长衫的男子扑倒在他身边。

        脸朝地面摔去的男子就这么出现在韩文清的视线里,不给男子反应的机会韩文清三下五除二的反剪住他的双臂,“什么人?”

        男子似是吃痛,低呼出声尝试在韩文清的禁锢下挣扎,无奈韩文清力道太大又加上姿势别扭,他没能顺利挣脱,“好人好人,我路过的。”

        在男子身上搜寻完毕确定他没有威胁后韩文清放开了他的胳膊,从这人身上他没有感受到邪气妖性,想来他不会是妖怪。拽住男子的胳膊把他从地上拉起来,韩文清平静地向他道歉,橘衣男子揉着自己的胳膊,龇牙咧嘴看着韩文清,“哥怎么没从你眼里看出点歉意。”

        “嗯?你说什么?”介于男子声音低小韩文清没能听清他话里的内容,追问一遍换来男子咧了咧嘴,笑容狡黠,“没什么啊,就是好奇你在干嘛。”

        “捉妖。”在这妖物横行的世道捉妖师并不稀奇,所以韩文清也没跟他掩饰自己的目的,不过是个过路人,想来对他是没什么威胁的。得到答案后男子意味不明的嗯了下,蹲身在韩文清旁边继续看他往狐狸洞里递镜子,“这是何物?”

        余光扫过身旁的男子韩文清没再回话,本身他就是懒得废话的人,先前答了这家伙的问话纯属意外,见自己没被搭理男子又往韩文清身旁凑了凑,“老兄你叫啥啊?”

        “在问别人名字之前不应该自报家门么?”五指扯动细线摆弄了会韩文清缓缓收线,男子惊奇地看着他把探进狐狸洞的镜子提了上来,只见韩文清并拢了右手的食指中指扫过镜面,白茫茫的玻璃片上浮现出了一副居家布局,单人床,单人沙发,单人座……所有的所有都是单人使用。看了会儿男子明白了过来,镜子的作用是存储影像的媒介啊!

        直到镜子里的画面消失韩文清都没能看到住在洞里的狐狸,收好化清镜韩文清准备下山,不管京里有没有妖他都决定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然而走出去没几步远他就顿住了步子,侧身看向跟在他身后的橘衣男子,带着不耐的视线尽数打在男子身上,夕阳残霞里男子的橘衣变得有些发红,“别跟着我。”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谁说我跟着你了。”

        02

        这是仅剩的还在开门的一家客栈,店里只有韩文清一个客人,掌柜听说韩文清是捉妖师后开始谢天谢地,祈求他早日捉走妖怪还京里太平,坐在空荡荡的一楼韩文清喝了口小二端来的清茶,剑眉紧皱盯住了大咧咧坐在对面的男子,从下山到找到客栈歇脚这人始终都跟在他后头。也不知是出于什么目的,导致男子寸步不离,“还说不是跟着我?”

        掌心摩挲上茶杯的细腻瓷质男子眉眼躲在热水升腾起的热气中轻笑,“你叫什么名字?”

        牛头不对马嘴的话让韩文清拍了下桌子,唯恐他追问不停说出了自己的姓名,“韩文清。”

        “韩文清。”呢喃重复了一遍这三个字男子说了句我叫叶修,韩文清有些不屑,他完全没兴趣知道个毫无相关的陌生人的名字。饮尽杯中茶小二也把韩文清点的菜端了上来,在叶修的注视中解决完了晚餐,出于礼貌他邀请了叶修一起进餐,被叶修拒绝后一个人吃光了数量不多的菜肴。夜幕慢慢降临,客栈内点起了灯,还算明晃的烛火却无风跳动,韩文清去了二楼的卧房准备休息,叶修依旧跟在他身后一同上楼。

        实在被烦的不行,韩文清揪住叶修的衣领把想要挤进他卧房的叶修给拎了出去,看似高大壮硕的年轻人意外的身体很轻,轻而易举就被他推出门外,昏暗走廊内叶修靠墙站立,闭眼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找到你了啊,老韩。

        一夜无话静悄度过,韩文清醒来的时候窗外天光还未破晓,墨色云层将灰蒙蒙的天际搅乱,推开窗户他才发现原来下雨了。一场秋雨一场寒,秋风携带着细绵的雨丝扑面而来,盯着对面建筑屋檐上不断坠落的水珠看了片刻,韩文清拉开房门走了出去。迈出去的脚步被拌了下,韩文清低头,蜷缩而睡的叶修闯入他的视线里,许是害冷,叶修紧紧地把自己缩成一团,深知夜里天凉的韩文清有些不敢置信,这家伙不会就这么在这里睡了一夜?

        于心不忍,韩文清打横抱起叶修带着他进了卧室,绝对不算轻柔的动作也没能吵醒他,把叶修放在床上给他盖好被子后,韩文清发现他的面色有些过于潮红。抬手摸上叶修的额头,掌心下传来的滚烫让韩文清眉头一皱,竟是感染风寒。带上卧房的木门韩文清下楼问了店小二医馆的位置替叶修去请大夫,撑伞进入雨中韩文清的身影消失在了茫茫雨雾里。

        03

        从未想过北方也会如江南那般烟雨朦胧,秋雨打在路边的杂草上发出清脆声响,按照店小二给出的位置韩文清不急不躁地走着,令他不解的是十几分钟的路程,他走了快有半个时辰都没能抵达医馆。周围的雾气更浓了,韩文清攥紧了伞柄,在湿润的空气中嗅到了一丝血腥。

        前方的路上突然出现了一抹人影,因着雨雾隔断视线韩文清并不能看得太清,脚下步子顿住仿佛被钉在了地上不能移动分毫,他就这么被迫看着那人影向自己走来。随着距离的拉近人影变得清晰,与叶修一模一样的脸映入韩文清微微放大的瞳孔,不同的是此人的短发间有一对毛茸茸的狐耳。

        “老韩,你咋才来?”来人开口,韩文清以为他是在对自己说话,启唇后却发现自己无法发出声音。又是道人影穿过韩文清的身子走到那人面前,笼罩在玄色长袍里的身子贴上了那个长得跟叶修一样的家伙身上,“有些事耽搁了。”

        韩文清心想,自己应该是陷入了某种幻觉里,否则他怎么会看到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在与长得跟叶修一样的人亲吻。

        “叶秋,你走吧,妖物不该来到这里。”老韩松开叶秋的唇,不舍地用指腹轻抚过被吻红的唇瓣,名唤叶秋的男子无所谓的笑了笑,狐耳抖动,“怕什么,只要你不捉我,谁能奈我何?”

        看着面前人一副得意的模样老韩摇头,空着的手扣住了叶秋的腰把他拉到自己身边,“是,我不捉你,但是我不能保证我那些徒弟不会抓走你,你听我的,你先走离开这里,我会去找你的。”

        不知为何韩文清从这个老韩的话里察觉出了丝决绝意味,就像这俩人一别后再无相见的可能。叶秋明显不信老韩的话,张嘴咬住了老韩停在自己唇瓣上的手指,“哥凭什么信你?”

        轻叹一口气,老韩摘下了系在他腰间的一枚玉佩,摔成两半递给叶秋一块,“以此为证,我一定会去找你。”

        小巧玉佩平躺在叶秋的掌心里,望着这半块玉佩叶秋最终选择妥协,“行,那哥先离开,等你收服那吃人的妖物后,一定要来找哥。”

        “自然。”

        04

        老韩终究是没能赴约。

        那吃人的妖孽过于强大,老韩集结了众多弟子才勉强与它打了个平手,准确说是老韩伤敌八百自损一千。吃人妖孽心智通人,哈哈狂笑着张开血盆大口向老韩奔去,围观的韩文清不禁为老韩提心吊胆,他本想帮老韩,可只能看不能碰的规则让他无能为力。锋利牙齿即将吞噬老韩的那刻,一簇火球从后方射出,妖孽吃了满嘴的火球,耳朵里冒出来了滚滚浓烟,叶秋匆忙赶来,却还是慢了一步。身负重伤的老韩捏着符箓选择了与妖孽同归于尽,叶秋目眦欲裂,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恋人在爆炸中化为灰烬。

        星芒似的碎片在爆炸后从空中落下,一地晶莹,不知这些碎片是何物。韩文清撑着伞站在碎片中,神情阴沉不定,沉默片刻,他迈过跪在地上的叶秋走向医馆请来大夫,背着医药箱的大夫替叶修把脉诊治,开出药方后韩文清去抓来药物煎熬。砂锅里的中药在水中沸腾,一个个气泡翻滚着升起,然后炸开,大脑放空瞅着砂锅韩文清发起了呆,最后还是店小二闻到糊味帮他拿下了砂锅。在碗里装上药汁韩文清端着碗回到二楼的卧房,床上的叶修仍然没有醒来,用勺子舀上药汁凑近叶修唇边,韩文清苦恼地发现自己无法给他喂药。

        平静地放下勺子,韩文清亲自喝了口药附身贴上叶修的唇,用舌顶开叶修闭着的唇瓣将药汁哺了进去,苦涩的味道在韩文清的口腔里回荡。整碗药就是这样灌进了叶修肚子里的,抚开他那被汗水浸湿的额发,韩文清摘下了挂在自己腰间的半枚玉佩,跟从叶修胸膛里掉出来的另一半合在了一起。

        严严实实毫无缝隙的玉佩在这一刻终于完整起来。

        05

        叶修醒来的时候身边是没有韩文清的身影的,枕头旁放着的玉佩变成了完整的,拿起玉佩叶修抿唇。掀开被子下地,叶修跌跌撞撞地半撑半扶好不容易来到了一楼,正在算账的掌柜忙替叶修搬来了张椅子,搀扶他在门前坐了下来。外头的雨依旧没停,枫叶被雨打落不少,飘飘忽忽离开枝头坠到地上,满心懊恼的叶修后悔自己怎么就生病了,否则不至于连老韩都看不住。

        还没走进客栈韩文清就看到了低头坐在门前的叶修,加快步子过去来不及收起雨伞,他紧紧地把叶修拥入自己怀里,明显吃了一惊的叶修在韩文清怀里抬头,眉眼含笑。

        “老韩,回来了?”

        “嗯,不是说了等我找你?我不会失约。”

        这一次韩文清没再失约,不管是老韩还是他,与叶修的约定都会拼尽一切去完成,韩文清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来到京城,原来他的命留在了这里。

        “对了,你到底叫叶秋,还是叶修?”

        “这个嘛,说来话长。”

        不过他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去诉说。

        捉妖师旨在捉妖,为民除害。

        而韩文清这位捉妖师正是将狐妖叶修收走,叶修只需祸害他一人便足以。

        【完】

评论(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