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蓝桃

韩叶如糖

【策约】哥哥/02

        游戏背景
       其他cp:暂定兰陵王x花木兰(bg)
       私设花木兰先捡到的铠,最后是百里玄策。
       

        “全场醒目担当!”       

        红发的少年挥舞着手里的飞镰,圆润的眸子里写满近乎疯狂的兴奋,勾镰在他双手的控制下轻而易举地切割下了马贼的脑袋,整齐划一的伤口让马贼的脑袋滚了一地。不远处,有着紫色长发的男子神情冷漠地看着这一切,隐藏在面具下的唇角却不为人知的微翘,这个被他捡来的小鬼天生是做刺客的料,而这片法外之地,将会是他成名的大门。

        泛着银光的勾镰被马贼的鲜血染上了点点猩红,呼吸间里的甜腻和咸湿刺激着百里玄策的感官,比他镰上的鲜血还要浓郁的红瞳中掠过丝嗜血,发间直立的两只耳朵平平地伸了出去,因兴奋而张启的双唇中露出了两颗虎牙。在他背后,同样夺目的大红尾巴慢慢地左右摇摆,兰陵王知道,这小子此刻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师父!你看我任务完成的怎么样!”提着马贼首领的脑袋来到紫发男子面前,百里玄策一副求表扬的样子期待地仰视着他,兰陵王盯住拎在他手里表情惊恐的首领脑袋啧了一声,“说了多少次,别叫我师父,如果你不是为了炫耀那些华而不实的技巧,你用的时间将会更短。”  

       黄昏点满整片大漠,倾斜到西边的太阳依旧毫不吝啬地用它那热情的光照耀着满地细沙,干燥的空气让人全身难受,倚靠在巨石上的兰陵王清晰看到百里玄策眼中的光亮黯淡下去。习惯了独来独往的他,从未想过会捡到个麻烦。无奈上涌,兰陵王错过百里玄策的身子往前走去,“有进步。”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瞬间安抚了少年失望的心,收好飞镰百里玄策快步跟上了他师父的脚步,叽叽喳喳诉说着自己的感受和想法,走在前面的兰陵王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因仅存的不忍扔下的夸赞。瞥了眼尾巴晃个不停的百里玄策,兰陵王有那么片刻以为自己看到了求摸求表扬的狗。当然,这家伙是魔种混血,不是什么宠物。  
     
        纵然是生活在大漠多年的人也不喜欢在夜晚活动,骤降的气温和昏暗的可见度大大增加了夜间行动的困难,但对于兰陵王来说,夜晚,刚好是他的掩体。弯月高悬在天空正中央,没有建筑物的干扰星辰同样看得一清二楚,隐身在黑暗里,兰陵王放轻脚步向着酒馆走去。蓝眸中有道纤细身影渐渐清晰起来,他不由自主地放缓了呼吸,踮着脚尖接近了身影的周围。

        “都来了为何还要躲躲藏藏。”女子低沉的声音蓦然响起,兰陵王笑了笑,解除了隐身从黑暗里走了出来,“花木兰。”

        长城守卫军按理说应该是兰陵王的敌人,他的国家是被来自遥远东方的铁骑摧毁的,守卫军,守卫的就是那个东方帝国。兰陵王与那个国家势不两立,一次次暗中潜入长城搜集资料的过程中他认识了花木兰,守卫军中唯一的一个女子。

        “喂,你那个徒弟,叫什么名字啊?” 法外之地克星一事是兰陵王告诉花木兰的,虽然兰陵王是长城守卫军的敌人,她却并不讨厌他,两人偶尔也会有往来交流。花木兰知道他向来都是只身独来独往,所以当他告诉自己捡了个便宜徒弟的时候她是有些好奇的 。

        兰陵王歪了歪头,似是在考虑的样子,目光落在花木兰身上不动声色的悄悄打量,包裹在轻甲里玲珑有致的身躯害得他有些心猿意马。许久没有得到回复花木兰不由又问了几次,刺客慢悠悠回神,启唇吐出四个字,“百里玄策。”

        果然是他!

        得到自己想要的之后花木兰绯色的眸中浮现起兴奋,抬手拍上兰陵王的肩膀重重打了几下,“谢了,下次请你喝酒!”

        爷们般从不拖泥带水的处事方式是兰陵王愿意与花木兰接触的原因之一,轻声嗯了下,他如同来时一样潜入夜色中向着大漠深处奔去。兰陵王不知道这次他的动作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目送这抹紫色身影消失不见花木兰挑眉转身,他这是,在躲她?

        没去继续深究,花木兰回到酒馆里敲响了百里守约的房门,仅仅敲了一下紧闭着的房门就被人从里面拉开,露出百里守约尽是期待的脸,“木兰姐,是他吗??”

        看着向来以冷静著称的狙击枪整副焦急的模样花木兰决定逗逗他,于是便故意沉下脸,道:“不管是不是,守约你也都失态了,作为队伍里的狙击手,你要时刻保持冷静才是!”

        平白无故挨了队长的训斥让百里守约愣了下,他知道自己确实是过于失态,原本直立的耳朵出现了耷拉下去的趋势,“队长说的是。”

        哟,都叫队长不叫木兰姐了。

        看着宛如弟弟般的百里守约花木兰也不好再跟他开玩笑,挥掌啪得打在百里守约的背上哈哈笑开,“跟你开玩笑的,姐帮你问来了,那人的名字……”

        “那人的名字是什么?!!”顾不得懊恼又被木兰姐调笑了一次百里守约追问,花木兰清了清嗓子,“那人的名字是,百里玄策。”

        百里玄策!

        留下处于震惊状态里的狙击手花木兰闪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好容易回过神,百里守约低头亲吻上从衣服里掏出来的项链挂坠,已经磨得褪色的链子连着几乎崭新的挂坠,可以看出项链的主人有多么珍视这个挂坠。

        “玄策,等着哥哥。”

        轻声呢喃从酒馆开着的窗户里飘了出去,不知是否有替这位狙击手传达到他的思念。

        “这次,哥一定会找到你,然后再也不跟你分开。”

        兄弟,就应该永远在一起,那是和母亲的约定。

        只是真的仅仅因为母亲的约定吗?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