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蓝桃

活下去吧,别放弃。

【韩叶】病入膏肓

        ooc警告.

        小孩子往往是那种,对大人所说的话深信不疑的存在。年仅4岁的小叶修参加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场葬礼,悲伤笼罩起来的灵堂里,小小的他不懂为什么周围的大人都是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更令他不懂的,是那个睡着了的老奶奶为什么要躺在一个,放酸奶雪糕的东西里面。在叶修的认知中,超市卖酸奶雪糕的地方跟逝者躺着的棺材为同一个东西,因此当叶修跟自己的老爹说想吃雪糕时,被自家老爹毫不留情地在脑袋上磕了个爆栗。一旁的叶秋见自己的双生哥哥挨了揍忍不住偷笑出声,原本气氛庄重的灵堂猝不及防响起了孩童的笑,引来其他人的纷纷侧目,于是几秒过后叶秋脑袋上也顶了个跟哥哥一模一样的包。

  
        两个孩子哪懂什么生老死别,他们的人生正刚刚开始,各自挨了揍后叶家两兄弟老实了不少,安安静静跟在自己爹妈身边学着大人们的动作鞠躬。听老爹说,躺在棺材里的老奶奶是非常伟大的人物,吸了下快要流出来的鼻涕,小叶修好奇的转动脑袋四下张望,一双圆滚滚的眸子不住地瞧啊瞧,最后在房间对面的一个看上去跟他自己差不多大的小男孩身上停了下来。

        叶修第一次跟韩文清见面了。
       
   
        关于这场见面他们两人都没太大的印象,一来是因为年纪小,二来,当时的葬礼现场比较混乱,人多嘈杂,仅仅有过几面之缘谁会记得个擦肩而过的陌生人?

        “哥你在看啥?”不知何时凑过来的小叶秋在自己哥哥身边随着他的视线一块张望着,希望能看到点有意思的东西,结果叫他失望的是看来看去也只能看到一堆一堆的大人们。生性好动的叶家两兄弟好不容易稍微安静下来,叶父叶母带着他们参加完葬礼后动身准备回家,坐在车上时,弟弟叶秋忍不住开始问东问西。在此之前,他们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接触到死亡,尽管听父母说过死这个东西,但谁都不理解什么是死。

        “老爸,为什么那个老奶奶会躺在棺材里?”窝在老爸怀里的叶秋仰头看着自己父亲的下巴问道,挤在父母中间的叶修似乎是有些嫌弃地哼了下,“笨,因为老奶奶死了啊。”

        “那哥,你说他为什么死了?”

        明显超出小叶修理解范围内的问题让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只能求助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性格温婉的叶母轻笑一声,揉了揉大儿子的柔顺短发,“因为老奶奶一直在工作,到最后生病了,就像阿修和阿秋感冒时候一样特别特别难受,老奶奶年纪大了受不了特别特别难受,就去世了呀。”

        跟4岁的孩子解释死亡还是有些吃力,叶母尽可能的用孩子们可以理解的话解释了一番,两兄弟似懂非懂地点着头,也不知是真明白了还是假装明白。回到自己家后,两个小家伙迫不及待地跑下车往房子里冲去,过于安静的葬礼现场让他们压抑的太久,双脚一落地得到自由后又开始闹了起来,有个兄弟的好处就是,不至于太过无聊。

        随着时间的变化小叶修升上一年级,在学校里他学会了更多的东西,因为模样原因分开的两兄弟不再像幼儿园的时候一样在一个班里读书,每天回到家叶修叶秋都抢着向父母“卖弄”自己新学来的知识。这天,不知道从哪儿学来一个新词儿的叶修在饭后的全家娱乐上开始充当老师讲了起来。

        “病入膏肓,这个病入膏肓,就是说病的很严重很严重,快要死了……”滔滔不绝讲个不停地小叶修还不忘加上了几个肢体动作,挥舞着自己的两条小胳膊模仿着他老师上课时候的模样,看新闻的叶父偶尔瞥一眼自己的大儿子随后注意力又移回到了电视上,摆弄自己玩具的小叶秋听不懂自己哥哥在说些什么,只是觉得他比比划划的样子好笑至极,于是他忍不住笑了出来。正讲上瘾的叶修猛地停了下来,用跟叶父如出一辙的眼神盯住乐呵呵的叶秋看了半晌,知道自己的举动惹哥哥不开心了叶秋连忙住嘴,干笑几声去玩玩具去了。幸好他够机智,不然惹老哥生气后,免不了的又要被他揍。

        读五年级的时候,叶修班里转来了个新同学,高个儿的男生站在班里讲台上的时候,全班的嘈杂在一瞬间都安静了下来,没办法,这个新同学……看上去比他们班主任还凶!

        班主任在黑板上写下了转学生的名字,向大家介绍着他的一些情况,坐在第三排的叶修盯着黑板上对方的名字看了一会儿后把视线挪到对方脸上,不由啧了一声。韩文清,听着倒是挺清秀的个名字,没想到人长得一点也不清秀。正好经过叶修座位的韩文清听到了叶修的咋舌声脚步顿了下,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坐在位置上的叶修的脑袋几秒,继续迈开步子向自己的位子走去。身姿笔挺地少年刚刚落坐,便让周围的同学都缩了缩身子,哇,新同学看上去超凶的!

        尽管如此,下课后还是有很多人围到了韩文清面前,对于新事物他们总是报以好奇,也包括新来的同学,而身为好奇大军其中一份子的叶修跟着凑了过来。相对于其他人的瑟缩叶修大方了不少,拖过来了张凳子一屁股坐在韩文清旁边打量着他,老实说转学生模样挺帅的,这就是为什么有许多人都会凑过来的原因,至于叶修凑过来,纯属是为了自己的好奇心与凑热闹心理,以及对韩文清的一丝丝若有若无的熟悉感。

        “老韩。”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叶修一开口就让围过来的同学惊了下,老韩是什么鬼???身为当事人的韩文清被这么一叫只是抬眼看了看叶修然后继续平静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跨坐在凳子上的叶修单手托腮看着他整理课桌,又问,“咱俩以前见过?”

        “没有。”这次韩文清倒是开口了,对于这个同学的话他摇了摇头,“另外我叫韩文清,不是老韩。”

        “我知道你叫韩文清,但是你不觉得老韩这两个字听着特别亲切吗?”叶修笑了笑,韩文清看着他的目光里带上了丝鄙夷,他们谁都想不到在很多年以后,彼此的关系会亲密无间至极。

        “是吗。”收回自己的目光,韩文清突然笑开,一本正经的脸上忽的浮现出一抹笑容又瞬间隐去,叶修忍不住想到了昙花一现,另外,老韩这家伙笑起来挺好看的,干嘛整天板着个脸。

        说的就好像他见过韩文清整天板着脸一样,明明两人才是第一天见面。

        “老叶。”

        胡思乱想的叶修听到有人在叫“叶”下意识的嗯了下,毕竟全班就他一个姓叶的。后知后觉回过神后叶修扭头看向韩文清,视线里冷不防的出现了韩文清近在咫尺被放大不少的脸,吓得叶修握草了声身子向后倒去。围在周围的人条件反射地四下散开,眼看他就要以后脑勺着地,韩文清快速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抓住了叶修的胳膊把他拉了回来,“你干什么?”

        坐好后的叶修可不敢再乱动,要是真后脑勺着地,没准还会磕成傻瓜,他可不想变得比叶秋笨。

        “谢了老韩。”

        韩文清似乎还想说什么,无奈上课铃声响起打断了他的话,自此之后这个班里多了对儿奇怪的组合,叶修叫韩文清老韩,韩文清称呼叶修为老叶,搞得他们两个好像都很老一样。

        其实面容冷漠的韩文清在班里的朋友并不是很多,再加上他的脾气也有些大,大到敢跟班主任公然叫板,导致不少人还是敬畏他的,但叶修跟他却意外合得来。作为班长的叶修向来说话毫不留情,这俩人,一个看上去没几句就会骂人,一个是实实在在的嘲讽,凑一块用其他人的话来说就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听到同学们给他俩按的“名号”叶修还有些洋洋得意,自然也就一回家就跟爹妈老弟汇报了自己在学校里的风光事件。别人都不敢做的他做了,多么了不起。

        跟韩文清叶修还能聊得来的,是比他们矮两个年级的黄少天,黄少天是叶修在体育课上认识的朋友,那也是叶修第一次见识到了一个人还可以话痨到那种地步。也不知怎的他跟叶修就“臭味相投”了,虽然只有三年级,但人小鬼大的黄少天懂的可一点也不少,往往跟别人聊着聊着就停不下来,balabalabala的说个不停。能忍受黄少天话痨的人确实不多,叶修是一个,自动无视的韩文清是一个,还有一个就是黄少天的同桌喻文州了,叶修始终觉得喻文州是个很可怕的人,正常人哪能受得了黄少天的摧残?

        于是他也忘了自己就是能受得了的其中一个。

        以叶修为首的熊孩子又多了个新成员大家纷纷向韩文清表示欢迎,在叶修的带领下他们给老师制造了不少
的麻烦,却也让彼此之间的友谊更加增进。只可惜韩文清并没有在这里待很久,初二那年,他突然把叶修拽到了被他们用来当作秘密基地的角落里,对他说出了要转学的事实。破天荒的叶修第一次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他,最近叶修一直躲着韩文清,让韩文清有些不明所以,他是做错了什么吗?

        “老叶,我跟你说,我要转学了。”

        沉默片刻后叶修只是哦了一下,视线也随即盯向了地面,见好兄弟的反应平平无奇韩文清有些无奈,可性格使然,他也不会再去说什么,把记着自己联系方式的纸条塞进叶修手里,韩文清转身离开了。背过身的他没有发现,留在原地的叶修攥紧了手里的纸条,向来满不在乎的脸上罕见的浮现出了难以形容的难过。

        韩文清的消失就如同他的到来一样突如其来,那是个天气有些阴沉的周末,跟他玩的好的几个人不舍地跟他一一道别,也知道了韩文清转学是因为自己父亲工作的原因。韩文清父亲工作特殊需要到处出差,他们一家自然也就跟着搬来搬去,临行前韩文清忍不住向人堆后看去,在没看到那道熟悉身影后抿唇登上了父亲的车。他不知道为什么叶修没有来,可能是因为他们关系变糟糕的缘故。还是有人说叶修病了,才让韩文清不满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不少。

        叶修是真的病了,并且自认为病得很严重,从他生病的那天他就下意识地躲避着韩文清,因为每当看到他跟其他人有过于亲密的接触,他生病的那个地方就更加难受起来。叶修始终觉得心脏是很脆弱的地方,所以当他胸口发闷的时候,他惊慌的给自家的私家医生打了电话,医生急匆匆地感慨替他做了一番的检查告诉他健康的很活蹦乱跳什么毛病都没有时,他对这个来自军区医院的医生叔叔开始有了怀疑。分明他的心脏就是出了毛病,不然为什么他会在看到韩文清跟别人关系亲密的时候会难受。

        “叶修,你……不会是喜欢上谁了吧?”

        医生临行前的话让叶修惊若霹雳,在他的圈儿里有很多早恋的孩子,家世优越的叶修认识不少纨绔子弟,对于那些事儿他虽没接触过也是有所耳闻的,但真正让叶修震惊的是他应该是真的喜欢上了那个谁。

        那个谁,还能是谁。

        叶修选择了逃避。初中的少年对于自己喜欢上了同性一事很是不知所措,圈里不是没有喜欢同性的人,不过充其量也就是玩闹玩闹,而叶修明白自己是真的喜欢上了韩文清。

        打从韩文清转学后叶修那纠结的心情才平复了不少,升入高中后他试着交往了个女朋友,跟人家在一起他还是挺高兴的,时间一久似乎是渐渐淡忘了韩文清这个人的存在。只是叶修的高中没有维持多久,他就接触到了荣耀这款游戏,男孩子心里或许都有一个电竞梦,有的人放弃了梦想有的人坚持了下来,当然为了坚持他们也付出了足够大的代价。

        叶修离家出走了,带着弟弟的身份证一路远下从B市去了H市,在坚持自己梦想的路上他认识了好友跟他的妹妹,并且两人约好要一起进入荣耀的职业圈。可惜世事无常,他的好友跟荣耀的缘分太浅,到最后是他跟好友的妹妹一起进入了职业圈成为了职业选手,不得不说叶修在打游戏上很有天赋,他的操作他的意识他的手速在圈里都是上层,没多久他便被战队邀请去打比赛。过往似乎是被深深埋藏,老天却喜欢跟人们开个玩笑,叶修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在荣耀职业圈里与韩文清重逢。

        更没有想到韩文清会成为自己所在战队的对家战队的队长。

        初次交手时叶修也没有想到霸图战队的队长会是韩文清,直到参赛选手信息揭露的那天他才得知霸图的队长,大漠孤烟的操作者是韩文清。在那一刻,叶修始终压抑的感情终于是得到了冲破口,名为理智的堤坝轰然倒塌,原来感情从未消失,反而随着时间的增加变得更为汹涌。好在叶修的自制能力出了名的强,他的感情没有影响到他在赛场上的操作。可好景不长,第四赛季的时候,叶修带领的嘉世败在了韩文清带领的霸图之下,在嘉世三连冠称王朝之后,霸图一举终结了嘉世的传奇,决赛结束后叶修习惯性地先行离场,在他离开的走廊里他遇到了本该在庆祝夺冠的霸图队长。

        “叶秋?还是还叫你叶修。”

        韩文清是知道叶修跟叶秋是双生的,但是第一眼他就认出了这个自称叶秋的家伙是哥哥叶修,小学初中的四年相处让韩文清对叶修近乎了如指掌。

        “老韩,好久不见啊。”被故人挡住了去路叶修不得不停下脚步,光线并不算太好的通道里堆满了杂物,他看不清韩文清此刻的表情,或许是老友重逢的欣喜或许是打败对手的骄傲,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应该都改变了不少。

        记忆的洪水在韩文清脑海里泛滥,除了欣喜相逢外还多了丝隐约不清的感情,向前走了几步他停在了叶修面前,微微垂眼看着昏暗里笑容依旧的他。

        “你……当年为什么?”

        “病了而已,有些严重。”

        “治好了吗?”

        “没有,病入膏肓,救不了了。”

        “叶……”

        “开玩笑的,还有一药可解,不过这药在世上独一无二,大概是不好得到。”

        “嗯?是什么?”

        “三字,药名为,韩文清。”

        叶修还是说出来了自己压抑已久的感情,而对方长久之后的沉默让他手心里竟然有了湿意,就当他准备离开时,对方张开双臂把他拥入怀中,响在耳边是给他的回应。

        “那就一直病入膏肓下去吧,你的病,我治了。”

—END—

【我他妈在写什么???????╮( ̄⊿ ̄)╭看看就好】
  
       

评论(11)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