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蓝桃

活下去吧,别放弃。

【韩叶】烟花[短,HE]

        算是如果叶神的一个小番外吧
        同时也是新春贺文
        私设老韩家为军政世家
        瞎瘠薄写,除夕快乐
        

        窗外烟花炸开的那刻,叶修在韩文清的眼里看到了这世上最亮的光。

        01

        新春将至,各家战队都给队员放了个不长不短的假期,在霸图俱乐部待了这么久,这是叶修第一次离开这个地方。叶修靠在车尾处给自己点上了支烟,然后凝神盯住穿了一身修型黑色风衣正在把行李往车后备箱里搬的韩文清默默发呆,纸包不住火,他跟老韩的关系终究被霸图的老板知道了,虽然对方没做出任何表示,可叶修心里隐约感觉到不久的将来会有场剧烈的风暴冲他俩席卷而来。

       但未来的事儿,他眼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走一步看一步,此刻最重要的是跟老韩回家过年。

        过年。说起来他有几个年头没回家了?这次跟老韩回家,实属意外。当他提出要带他一块回家时,那铺天盖地的震惊让叶修罕见的不知所措,他俩好了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从暗度陈仓到光明正大少说也有几个年头,而叶修却从不敢想有一天会跟他一块回他家。对于韩文清的家世叶修隐约也有点自己的想法,作风强硬的老韩出身肯定不是什么普通人家,这会儿他跟着去他家,会不会带来什么困扰?

        人一走神就容易忽视身边的事物,早就把行李安置妥当的韩文清转过头就看到叶修傻啦吧唧站在一旁的模样,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以至于走神到连指尖的烟即将燃烧到自己也一无所觉。在火焰要烫到叶修之前,韩文清从他手里接过了快燃烧殆尽的烟蒂直接掐灭,两手相碰的触觉让叶修回魂,然面对韩文清眼里的疑问他只能无声笑笑。绝不算发自内心的笑让背过身的韩文清皱起眉头,这家伙恐怕又在自个儿胡思乱想,打老板揭穿他俩老底后叶修就变得有些……神经兮兮。尽管如此,他也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把副驾驶的车门打开,强硬地把叶修塞进车里,随后自己也坐上车,驱动车子驶向自己家的位置。

        一路无言,叶修单手托腮不知在想什么的看着窗外,看似在专注开车的韩文清利用后视镜明目张胆的打量着他,本就抿起的唇又紧了几分。看来有必要跟他谈谈了。

        住在本市市南区的韩文清没多久就开车回了自己家,直到车子停下叶修才恍然,眨眼环视自己身处的地理位置后咦了声,“看不出啊老韩,你还是个土豪,竟然住着小别墅。”

        韩文清没理叶修的调笑,打开车门去拿自己带回来的行李,叶修不紧不慢的很在他后面,看着他走向房门,摁下门铃。原本关闭着的房门打开的那刻,叶修明白自己要说个谎来蒙混过关了。

        出现在他视线里的是个与韩文清模样相差无几的中年女人,保养甚好妆容精致的脸在看到韩文清的那刻瞬间绽放出一抹大大的笑,韩文清给这个女人来了个拥抱,侧身向她介绍起了叶修,“妈,这是叶修。我之前跟你提过。”

         与自己的母亲年纪相仿的女人这才看到了自己儿子身后还跟这个年轻人,又听自己儿子说这就是他之前提起过的那人,一时间女人脸上的笑容隐去了少许,“叶修是么,欢迎欢迎。”

        被迎进家门,叶修发现韩文清家里的装饰风格跟自家差不了多少,穿过玄关时,叶修瞥见在两侧的墙上挂着好几副合影照,相片里的人皆是军装笔挺。果然跟他猜测的八九不离十了。走在前面的韩文清把行李箱放在了角落里,脱下外套往客厅走去,边走边问,“爸还好吗?我哥嫂子他们回来了没?”

        “都回来了,就等你呢。”韩母接过自己儿子的衣服,一边示意叶修也换下外套,室内开足了暖气,用不着穿太多。脱下自己的羽绒服,叶修道谢后随着韩文清进了他家客厅,新闻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叶修看到一个模样几乎与老韩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男人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察觉到有脚步声响起,他转移视线望向了他们。

        “爸,我回来了。”韩文清开口叫了声,把欲要往后撤的叶修一把拉住,“这是叶修。”

        犀利目光来到了叶修身上,被韩文清父亲盯着看的感觉让他竟有些不自在,说真的,他心里有些怕的,看阵势老韩是把自己跟他的关系告诉家里了。将叶修上下仔仔细细打量了个遍的韩父嗯了声,扭头继续看自己的新闻去了,暗自舒了口气的叶修瞥向韩文清,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丝明显的笑意。

        02

        看到韩文清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收拾出客房后,韩文清拽着叶修来往玻璃上贴窗花儿,大红喜庆的窗花被韩文清捏在手里,配上他冷硬的面部表情,让叶修忍不住乐了。斜瞅叶修一眼,韩文清示意他把透明胶带黏上固定住窗花,窗花花样是用精致刀功雕琢出的小狗,正适合今年的生肖。刚才叶修见过了韩文清的大哥,才知道这家伙原来是家里的老小,人大哥大嫂在厨房里做饭,而他俩年纪不足六岁的儿子正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好奇地看着自己叔叔和另一个陌生人的互动。

        宽大落地窗上正当的贴上了好几个窗花,夜幕渐进,外面响起了鞭炮的声音,正值好动年纪的小男孩吵着要韩文清陪他去放鞭,叶修也一块拿上鞭炮跟着去了。为了安全,韩文清只允许自己的小侄子燃放安全的仙女棒,而他自己跟叶修倒是玩的不亦乐乎,惹得小家伙十分不满,最后还是叶修机智,哄着韩文清的小侄子开心起来。站在窗前的韩父目睹这一切,叹息一声背身离开。

 
        年夜饭十分丰盛,叶修已经很久没有向这样一家子人围在一块吃个年夜饭了,只是餐桌上免不了的要被灌酒,而叶修的酒量,从来就没好过。两杯下肚,人就扛不住了。无奈之下韩文清只能把叶修带到了供他居住的客房,顺利将他放到床上后正准备再出去跟父母兄长说几句话,叶修接下来的动作让他不得不停住脚步。

        唇瓣去紧贴过来的柔软触感撩拨着韩文清的神经,仿佛察觉到身旁人没有反应,事故的主导者伸出舌尖舔过了韩文清的唇瓣。轻如羽毛拂过,韩文清眸色一沉,扣住始作俑者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接吻了,叶修的吻技却依旧烂到了家。干柴烈火一相逢,噼里啪啦就燃烧了起来,火势越燃越旺,最后不可避免的俩人一块倒在了床上。

        意识散涣的叶修被动承受着韩文清的抽动,每当他顶到某处让他舒服至极的地方时,他的喉咙里都会溢出细微呜咽。韩文清抬身,小心翼翼把叶修额前让汗水打湿的发丝拂开,窗外不断有烟花升空,不知多久之后一朵烟花在夜幕中炸开的那刻,他射在了叶修的体内。

        “叶修。”试着叫了声恋人的名字,韩文清叹了口气。

        “嗯?”过度激烈运动后叶修并不是很想说话,只是从鼻子里挤出来了个疑问的嗯。

        “我爸妈,他们对你很满意。”说完这话的那刻,韩文清低下头对视上叶修猛地睁大的双眼,他知道叶修一直在担心,自己会不被接受,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为了让家人接纳叶修,他付出了多少代价。

        四目相对,叶修仰头吻在了韩文清的眼皮上,就在韩文清说出这些话的同时,他从韩文清眼里看到了这世上最好看的光,比外面的烟花还要璀璨万倍,而在这束光里,他只看到了自己。

        或许以后的路会荆棘密布,但叶修相信自己会坚定不移的陪着着韩文清走下去,无论这条路最终通向何处,在遇到他之前,叶修从未想过一辈子的事。窗外多彩的烟花还在炸开,韩文清抱过笔记本,看着叶修登上荣耀。

        “做任务?需要我跟你一块儿吗?”

        “当然,直到永远。”

评论(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