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蓝桃

韩叶如糖

【韩叶】深海之下/01

     * 之前那个人鱼的脑洞我决定开坑了,被韩队接走还会更新

     *美人鱼叶王子韩

     *HE

     *全篇性格OOC不喜自动关闭谢谢

 

      蔚蓝的海面平静无波,耀眼的太阳光投射在海面上,映照出波光粼粼的星芒,不时有成群或落单的海鸥用它们的翅膀掠过水面,激荡起点点波浪,望不到边的海平面最终融化在遥远的天际。深达数百米的海底有一座精雕细琢的巍峨宫殿,巨石堆砌而成的建筑耸立在海水中,一眼望去整座宫殿似乎都是蓝色,各种各样的海底生物穿梭其中,宫殿前是一处宽敞的广场,广场的四周围绕着九根石柱,上面雕刻着栩栩如生的画像,凑近看这些内容都是关于人鱼的古老神话传说。

 

      海草随着水流缓缓摆动着它们的腰肢,一切看上去是那么的美好安详。

 

      直到突然响起的男声打破这片宁静。

 

      “卧槽叶修,做鱼不能太无耻!”

 

      随着话音的落下,一条有着人身鱼尾的生物从石柱后面游了出来,那头明亮的金色短发因他的动作在水中起起伏伏,肌肉紧实的赤裸上半身上画满了简笔画王八,此刻黄少天正处于愤怒的边缘。在他前面的不远处游着另一条与他一样的生物,云淡风轻的模样与黄少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很明显是他激怒的黄少天。

 

      “愿赌服输,你自己说的,输了的就得在身上画王八。”叶修的语调带着丝慵懒,听得黄少天更为生气,却发不出火来。叶修说的没错,提议打赌的是他,本以为总能赢一局的,哪想堵了十把把把都是他输,下次再也不跟叶修这个成了精的人鱼打赌。

 

      在心里骂了几句黄少天追上叶修指着自己身上画着的十只王八示意让他想办法抹掉这些涂鸦,对此叶修表示只能等三天后笔墨自动消退去。能存在于海底水中的墨哪儿能是轻易涂抹掉的。气急败坏的黄少天有苦说不出,只是暗暗发誓再也不跟叶修玩什么打赌的游戏,顶着一肚子的王八,黄少天加速游到叶修的身边,望着他的双眼里突然浮现出浓浓的担忧。

 

      “我说老叶……”他的话没有说出口便被叶修摆手打断,“行了,我的事你不用担心,先管好你自己跟喻文州吧,我问你,那喻文州知道你是人鱼了吗?你不是早就嚷着说要跟他坦白的?”

 

      听叶修这么一提黄少天耷拉下了脑袋浮在水中,蓝色的鱼尾无精打采的晃动着,喻文州是他一直很中意的一个伴侣,又或者说是黄少天自己认定 伴侣。他们人鱼没有性别之分,成年那天必须要找到伴侣来完成结合才能避免化为海面上的泡沫,人鱼的伴侣可以是人鱼也可以是人类,而黄少天在成年那天结合的伴侣就是一个人类。那个来自遥远陆地上的温和有礼温润如玉的蓝雨王朝的大王子,阴差阳错又或许是命中注定般与黄少天的命运联系在了一起,成功度过成年的黄少天整天跟在喻文州屁股后边,问他什么时候跟他回海底王国做他的新娘。喻文州自然是不会答应,就算回什么海底王国,他也是以新郎的身份去。

 

      喻文州不说自己的心思想法黄少天还以为他对自己一点感情都没,这不,前几天刚从喻文州那边偷溜回海底跟叶修诉苦来了,整天缠着叶修跟他说自己多么多么喜欢喻文州啊喻文州为什么就不喜欢他呢,听得叶修烦躁不已。没办法,整片海域都知道黄少天那张嘴有多么能说,逮住一条鱼他能说上半天不带换气的,刚开始的时候叶修还能听他BB几句,折腾了三四回五六回七八回之后谁都受不了。

 

      “他当然知道啊。”垂头丧气的黄少天一把揪住从自己面前游过的水母搂怀里用手拉扯着水母的触手,把它拉得老长,橘色水母在黄少天的手里不断挣扎叶修看不过去抬手一记手刀劈到黄少天的手腕上让他松开手,水母没了束缚晃晃身子快速游开了这片对它来说的是非之地。

 

      “那你这回是为什么回来的?”叶修瞥了眼一副失魂落魄的黄少天,漂亮的湖蓝色鱼尾在水中划过啪得打在黄少天的鱼尾上,“别跟哥说又是因为什么你爱他他不爱你的理由,你幼稚不,多大年纪了都?”

 

      敏感的鱼尾上承受了力道不轻的拍打让黄少天吃痛的低呼,他缓缓游到广场的一根柱子前泄气的拿头抵在石柱上,“文州要娶轮回王朝的继承人。”

 

      虽身为海底王国最小的王族人鱼叶修对陆地上的了解却远比黄少天多得多,听完黄少天的话他就忍不住笑了出来,轮回的继承人可是个男人,抛开性别不说,难道黄少天就不知道人家早就跟江波涛是伴侣了?凭叶修对喻文州的了解,他敢保证那家伙十有八九又是在玩什么鬼主意,就等着黄少天“上钩”了,结果黄少天傻啦吧唧的正中人家的下怀。不过叶修也相信对方没什么恶意,顶多是些恶趣味罢了,说不定又给他俩增加情趣。游到黄少天身边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别靠着你的往生柱了,再怎么靠你现在也不会立马到喻文州身边,跟他这么久了你还不知道他那性子?整一心脏,你最好回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去去去,什么心脏,我们队长心再脏也没有你的脏好吧!”前一秒还在难过的黄少天一听叶修说他家那人的不是立即开口反驳,见叶修仍旧若无其事的模样,他叹了口气,“老叶,三个月之后你就成年了,怎么,真想变成海上的泡沫?”

 

      沉默了半晌后叶修笑开,“顺其自然呗。”

 

      话音落下叶修纵身向着海面游去,与黄少天错身而过的那刻他的眼里闪过一丝阴沉。

 

      老韩,你出什么事了。

 

      

    

评论(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