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蓝桃

活下去吧,别放弃。

有时候想想活着挺累的,工作的压力领导的压力客户的压力父母的压力社会的压力。
可还得活着不是,毕竟比起死亡来这些都不算什么。

【韩叶】进退之间/短,一发完结

  瞎鸡儿写。

  韩文清没想过自己会在这种情景下与叶修重逢。

  关于叶修退役的事儿职业圈里或多或少都有过传言,不管是嘉世内部的问题还是叶修实力下滑的问题,他都曾认为叶修不应该在第八赛季退役。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听到张新杰提起叶修的时候他会说出“他已经滚蛋”了的话。

  当时的他是什么反应来着?哦,是冷笑。

   说到叶修的退役大多数人的感受是伤感不舍,荣耀“教科书”退役,给人的冲击力到底太大。而就韩文清本人来说,对于叶修的退役,更多的却是鄙夷。

   要说最了解叶修的人是谁,除了韩文清大概联盟里找不出第二人,从初入职业圈开始他一点点的认识,接触,熟悉这个人,到最后成为最了解叶修的存在。他不敢说自己百分百能看透叶修。这不这家伙突如其来的退役就给他来了个措手不及,他以为他们会一起打下去,在名为荣耀的赛场上,意气风发。

  叶修会退役,但绝不应该是忍声吞气黯淡无光的离开荣耀世界。

  和君莫笑交手的时候韩文清就否决了这个角色背后的操作者是喻文州那一推论,太熟悉了,对于叶修的一招一式,他都太过熟悉。张新杰提到君莫笑的操作者可能是叶修时他其实也有些犹豫着支持这个观点,比起喻文州叶修才更适合散人,他问着张新杰所谓的心里答案,却又在张新杰即将说出真相时立即否决。

  因为什么。

  这个韩文清一直没有找到答案的问题,在与君莫笑兵戈相对的那刻豁然开朗。

  既然走了。

  为什么要回来。

  为什么用着陌生的账号。

  为什么离开职业圈回到网游里。

  为什么……

  嘉世宣布叶秋退役的消息一放出来韩文清便被愤怒的火焰点燃,所有人都以为他对叶秋这种临阵脱逃的做法感到不屑,却没人知道那背后埋得深不见底的不甘寂寞。现在的联盟里确实有很多实力不输给叶秋的职业选手,但是,他们都不是他,不是那个在赛场上喷着垃圾话,又笑嘻嘻喊“老韩”的他。七个年头的相对,七个赛季的厮杀,不是任何人都能取而代之的。

 说不清道不明的埋怨让韩文清招招逼人,君莫笑被拳法家锐不可当的技能攻击多次放倒,围观的人都以为这次比赛的胜负已定,只有韩文清知道,这家伙才刚要开始。于是当拳法家被君莫笑摔翻在地时他没有太多惊讶。

 “不给你点颜色瞧瞧,真怕你太骄傲。”熟悉的嗓音用熟悉的语气说着再熟悉不过的话,韩文清听着耳机里传出来的声音,原本藏着阴狠的眼里掠过一丝笑意。

 “果然是你。”作为对手的他们对彼此太熟太熟,看着电脑屏幕里站着的散人角色,他甚至能够想象到对面叼着烟满脸胡渣的那个人是什么神情。

  身后的蒋游听到他的话着急追问是谁是谁,没由来的韩文清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君莫笑的操作者是叶修。新一轮的战斗再次开始,韩文清心底在确定叶修后浮现出的喜悦却被不知名的怨恨碾碎,他和他的战斗一直是他在抢攻。

 “要不要这么拼命啊?”叶修笑。

   他没有搭话,只是抢攻的劲头更加拼命,几个回合后,拳法家又一次击中了君莫笑。蒋游等人害怕君莫笑又来个令人措手不及的反攻,可他没有。他的君莫笑只是一个劲儿的被韩文清的拳法家痛扁,人在空中螺旋飞舞着,蒋游突然噤声,他似乎能够感受到队长身上一直被压抑隐忍的不满在这一刻瞬间爆发出来。

  浮空连击打到一半,韩文清蓦地收手。

 “不气了?”叶修略带讨好意味的声音响起,安抚了韩文清暴躁不安的情绪,面对着他的讨好意味不明地冷哼了一声。刚刚停歇地战斗再次打响,拳法家对君莫笑拳拳相向,而这一次当君莫笑倒下后却没有起身,难道是已经死了?

  当然不是,君莫笑角色的血条还不到零的时候,他离死还早着。众人纳闷,都偷眼去看韩文清的脸色,发现队长此时的脸色是铁青铁青,很像是暴风雨的前兆,让众人情不自禁地都缩了下脖子。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离开了一下,怎么我还没死吗?”叶修再次说着。就在刚刚安慰了韩文清后他被叫去送了瓶饮料,回来后看到屏幕上还没有结束的战斗在心底叹了口气,不用说他都知道老韩铁定火了。

   韩文清未发一言,立刻又是抢上攻击,在法家的抢攻下,君莫笑只是勉力支撑,根本看不出有还手的余地,可就在君莫笑生命已经无多的时候,韩文清的攻击却又一次停止了。

 “怎么搞得,就差一点了,抓紧时间。”叶修说。

 “你什么意思?”韩文清冷声问,放在鼠标上的右手悄然攥成了拳头。

  “老韩同志,你的态度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只是这样一场比赛而已……”叶修挠了挠头, “当然,我知道你任何时候都喜欢全力以赴。不过,是时候该慢下来了,你自己应该也已经感觉得到。”

 “不好意思,我只知道往前,不懂得如何慢下来。”韩文清抿唇,原来是因为这样……但叶修的态度令他很是不爽,他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性格,此刻说这种话,与其他人又有什么两样。

  “那就抓紧时间。”叶修让君莫笑踏前了一步,踩入了韩文清拳法家的攻击范围。

    “认输的人,自己退出。”韩文清的左手在电脑桌上捶了一下,霸气雄图围观的所有人都一声不吭努力缩小自身存在感,他们知道此刻的韩文清已经在气头上,谁也不想惹到这个黑面神挨喷。

  “退出,也不代表就是认输。”叶修笑着说了句,君莫笑已经果断退出,系统宣布霸气雄图队伍获胜。

    看着屏幕上大大的荣耀二字韩文清只觉讽刺,即使如此他也不能否认,自己在听到叶修说“退出也不代表认输”时的欣喜,他知道这是他回来的宣言,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叶修不应该止步在第八赛季。

  “是么?”

    韩文清把电脑让给了其他人,走到窗前望向远方,没来得及说出口的是那句“我等你回来”,他也相信,叶修明白他未能表达出来的意思,他期待着,期待着再次在赛场上与叶修对战。

  冠军只有一个,韩文清知道叶修也是为了冠军来的,但他们追逐冠军的心从来没有低落过。不是没有人期待过如果他和他是一队的队友,不用在赛场上拼个你死我活,共同捧起只有胜利者才能捧起的奖杯,可那样,韩文清不是韩文清,叶修也不是叶修。

     他们到底,为了不同却又相同的信仰而战。

  这次重逢后,韩文清利用一个假期飞去了H市,他没有叶修的联系方式,所以只能通过询问苏沐橙寻找叶修。现在网吧外看着怀抱几瓶饮料穿梭在上机人群中的熟悉身影,韩文清沉默片刻,走了进去,冬日为他这次出行增添了不少的保护,他穿着厚重的羽绒服戴着围巾帽子包裹的严严实实儿,从前台拉走了叶修。

     不少人侧目看着网管被一个来路不明大晚上还戴着墨镜的人拖了出去,或有疑惑,又瞬间消失。

    “咦?”停在网吧背阴处的叶修隐约猜出来人是谁,直到自己的唇上覆上一片颤抖的冰冷,他抬起胳膊回抱住了这个男人。

   韩文清摘下墨镜,垂目凝视着被冬风吹得瑟缩脖颈的人小心翼翼亲吻着他的唇,被称为严厉凶狠的他只有在叶修面前才会露出一闪而过的温柔。

   “老韩你怎么来了?”叶修喘息着开口。

    将自己的额头抵住叶修的,韩文清伸手找到叶修的手,握住,十指紧扣,“别让我等太久。”

   几乎马上反应过来的叶修自然知道韩文清是指重回荣耀赛场的事,他攥紧了韩文清的手掌,低笑,“嗯,快了。不用多久你的大漠孤烟就又有对手了,开心不?”

  本是玩笑般的话竟从韩文清这里得到了回应,“挺开心的。”

     叶修呆了呆,牵住韩文清的手奔进网吧二楼,在陈果看清韩文清的脸后陷入僵直状态中把他推进了自己住的小房间,“今晚留下来呗。”

   “那你也留下来。”留下来,继续荣耀。

   “好啊。”

     进退之间,自始至终,只有你。

       —END—

       
       

       
       

重温夏目友人帐再次被的名萌到,甚至还想自己产粮实用(′゜ω。‵)

【韩叶】你是我的荣耀/3

好的16年的坑我来填了……
关于前文请点击艾蓝桃小故事查看

  其实吧叶修觉得自家老爷子会在韩文清家里住一段时间也是为了陪韩老将军,毕竟韩家宅子大就俩人住着也挺寂寞的。叶修暂住的房间在韩文清卧室的隔壁,房间向阳,推开落地窗能清楚看到蔚蓝的大海,角落里摆着台电脑,叶修试了试,果真能登上荣耀。

  只可惜,他没带账号卡。

 正当叶修感叹不幸时一阵敲门声响起,叶修说了句“请进”后,韩文清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捏着张卡片,来到了叶修面前。“荣耀账号卡,你应该用的到。”

 “哎哟,老韩你可是我的及时雨!”接过韩文清递过来的账号卡,叶修成功登上荣耀,转头看向韩文清。

  “要不要PK把?”

  “没空。”韩文清直接拒绝,转身要离开房间,叶修估摸他是要去打理霸图的事儿,也就没再说什么,回头去看电脑屏幕。

  不看不知道,嘿,老韩给的账号卡头顶公会名称是“霸气雄图”,叶修一乐。也不知韩文清这家伙是不是故意的,提供的账号卡竟然是他家公会的拳法师。

  屏幕里的角色英气逼人,颇有几分大漠孤烟的风格,点上支烟叼在嘴里,叶修登上君莫笑的QQ号,随意点开角色气吞山河的加点察看。角色的加点恰到好处,十分专业,叶修不禁怀疑这个账号会不会是韩文清的小号。

 正想着,一阵消息提示音响起,叶修点开一看,是职业选手群里的,那些新加入联盟的新人每天都会在群里聊上几句。间或炸出一位大神或是全明星,喜得他们一阵激动,叶修盯着群里时不时刷新的消息看了会儿,见没什么值得关注的就关了对话框。

   当下一阵沉默,叶修难得的无聊了。

 吸了口烟,叶修操纵着气吞山河往竞技场赶去,气吞山河是个满级账号,叶修不想打修正,到了竞技场后也不急着进去PK,就在那儿晃来晃去,并点开世界频道看了起来。

  以前叶修是很少会看世界频道的,一来是他没工夫看,二来,对于世界频道上的各种消息,他也没兴趣知道。只是现在叶修实在是闲的没事干,才点开世界频道看消息打发时间。

  看着看着,叶修忽然挑了挑眉,世界频道上刷的最火的消息莫过于围绕PK狂人“杀你全家”的。

  “杀你全家?名字听上去很嚣张啊。”从鼻间喷出灰蓝色的烟雾,叶修自言自语道。

   世界频道上尽是玩家对杀你全家的控诉,那叫一个声泪俱下,把杀你全家说成了一个十恶不赦大坏蛋。只因他跟人PK还带赌注的,十局下来若能赢他一场,他就给你一件紫装,但要是十局全是他赢,你就得给他一件紫装。

 多少人因一件紫装的诱惑去与杀你全家PK,然而结果却都是十局全输。叶修琢磨了片刻,决定去会会那个杀你全家,进入竞技场叶修一眼就看到头顶杀你全家四个大字的玩家站在那里。账号角色是战斗法师。

 抖掉烟灰,叶修在把在世界频道上看到的杀你全家放出来的房间号密码复制下来,搜索出来后点了进去。

  房间里杀你全家正无聊地胡逛呢,结果白光一闪,房间里又多出来了一个人,杀你全家定睛一看,来人是个拳法家,名叫气吞山河。

“气吞山河?怎么感觉比我还嚣张?”这边杀你全家还在嘀咕呢,那边叶修二话不说,提拳疾跑着向杀你全家就冲了过去。

  杀你全家坐在电脑前,懒洋洋地握着键盘鼠标,一副无聊至极地样子看着屏幕上正向他冲来的气吞山河,直至叶修的气吞山河距离他只有3个身位时,他才移动了鼠标。本想用圆舞棍把气吞山河拨倒,却不想战矛刚递出去,气吞山河就使用云身避开了战矛的枪头。

  “咦?”杀你全家察觉到了不对,在椅子里坐直了身子。往常和他PK过的拳法家在他使出圆舞棍后确实有用云身的,但能顺利躲避的,只有气吞山河一人。

 自从设下这么个赌局后杀你全家还没输过,所以他一直很得意,而当气吞山河顺利避开圆舞棍后,他愣住了。

  叶修是不知道此刻杀你全家那复杂心绪,云身躲开杀你全家的圆舞棍,操作气吞山河来到杀你全家身后,给了他一记崩拳,吹飞效果激发,将杀你全家吹飞。

  愣了几秒,杀你全家反应了过来,此时他的杀你全家刚被叶修的气吞山河用崩拳击中吹飞出去,一落地杀你全家立即加速跑滚,躲开了气吞山河的拳。

  紧接着从地上一跃而起,提着战矛又向叶修冲去。说实话,杀你全家确实很强,但那只是对普通玩家而言,要是把他扔进职业圈,他早就一败涂地了。更不用说,现在碰上的还是职业圈里的大神,叶修虽岁年龄变大手速出现了退化,可一般情况下,只要不长时间维持爆手速的运动,影响就不会很大。

  所以说,杀你全家悲剧了。

 在和叶修的一番PK下,不过三分钟,杀你全家就败下阵来,叶修看着屏幕上大大的荣耀二字,乐呵呵地吸了口烟,退出了房间。

     杀你全家满眼不敢置信地盯着电脑屏幕,他输了?!他竟然输了?!!近一个月的全胜,被打破了??!

  愣了没多久,杀你全家猛地反应了过来,握住鼠标就去加气吞山河的好友,巧的是,叶修用的气吞山河正好开着好友开关,紧接着,叶修就收到了一条好友申请,他点开一看,是来自杀你全家的。

  想了想叶修同意了申请,刚同意,他就收到了杀你全家发来的消息。

  “再和我PK一把。”

 对于杀你全家的再次邀战,纹自是没有拒绝的理由,便敲上了个“好”发了过去,几乎是瞬间,叶修就收到了杀你全家回过来的房间号和密码。

证明一下自己还活着,收拾收拾准备更新文章

入新坑,想写文……啊,又是百合又是耽美还有bg,人生啊人生,我想要的都有了,就是你了魔法少女俺!

华武了解一下?
性感华山在线壁咚武当,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良知的扭曲?
壁咚还要组队,心痛!
千古风流对酒行3级帮会楚江收人啦,加帮会看性感华山壁咚武当,不说了,我开新坑去了!

【韩叶】如果叶神一退役就被韩队接走/29

 要毕业比较忙,更新。

 虽没放纵一整夜叶修却仍旧觉得有些腰酸背痛,许是上了年纪终究不似年轻的时候那么精力旺盛,天色微亮之际他才有机会睡去,鲜少做梦的他在梦里遇到了各种光怪陆离,画面皆是破碎不全。一会儿是初入联盟时的意气风发,一会儿是被嘉世提出离队时的无奈不甘,一会儿是沐橙依依不舍的别离,一会儿是老韩意味不明的冷哼。各种场面闪现着交替变换,最后在双复杂深沉的眼眸注视下他醒了过来, 盯住苍白的天花板,叶修大脑里茫然一片。

  在床上躺了会儿叶修才慢吞吞地穿好衣服爬了起来,洗漱整理好行头,拉开房门走了出去。外面的天阴沉沉的,厚重云层触手可及,前几天的放晴还没能来得及让积雪融化,看情况似乎却是又要下雪。

  盯着窗外看了会叶修向餐厅走去。训练时间俱乐部里颇为寂静,看着走廊墙上挂着的历届队员合照他再次觉得住这儿是不是不合适了,尽管私底下跟老韩说让他包养,但归根结底那不过为一句玩笑。毕竟,他答应了沐橙会回去的,留在霸图,很多事不太方便进行。

 甩掉多余想法,叶修急匆匆解决完早饭回去登上了荣耀,暂时不想升级的他操作着君莫笑在地图上逛了起来,看看风景组组野队,不用忙着升级训练的生活感觉还是不错的。大概等他上了年纪真的再也打不动比赛的时候,就会这么玩吧。

 叶修一阵唏嘘,忽的屏幕上跳出来了条组队信息,系统提示是个游戏名叫烟霞万里的邀请了他,可能又是组不到人随便拉个路人来进队,反应他没事,于是点了同意,加入了烟霞万里的小队。队里只有两个人,队长烟霞万里,职业枪炮师,另一个叫寒烟柔,职业战斗法师,看到寒烟柔的职业后叶修愣了下,战斗法师啊……正感慨呢,外放的音响里传来了喂喂的试麦音,叶修拔下电线换上了耳机戴好。

 “能听到吗?”中气十足的女声问,叶修回了个能。女声哎哟了一下,吐槽着好不容易组到了个人是多么的艰辛,叶修汗颜了下,想不到这个妹子也挺能说的。直到另一个声音响起,说了声“果果”才让她闭了嘴。

   中气十足的是烟霞万里,而叫“果果”的自然是寒烟柔啊,叶修对两个姑娘诧异了下,游戏里玩妖号的不少,就连职业玩家都有用妖号的,本来他还以为遇到妖号玩家了呢。没办法谁叫这俩的出场方式比较炫酷,互放技能邀请了叶修来组队,不怪他会认错,再者女战斗法师也着实少见,玩近战的女玩家,不简单啊。

 “这位老兄,我们实在组不到人了,能不能一块刷个埋骨之地?”烟霞万里问,叶修当然说没问题,闲着也是闲着,只是他有些好奇怎么会组不到人。

  正当烟霞万里准备把人组满的时候叶修却说他拉个人来,翻开君莫笑的好友列表。找到在线的包子入侵后,叶修给他发去了消息,没多久,包子入侵加入队伍来到了副本门口。

   “行了,进本吧。”叶修说道。

 “什么?进本?”烟霞万里在看到包子入侵的职业后愣了下,“我们才4个人,连奶都没有,怎么打?掉血了怎么办?嗑药吗?”

       
  “呵呵,不用牧师。”这次叶修倒没说不要牧师,尽管意思一样,话音落下君莫笑率先进了副本里面,见识过君莫笑技术的包子入侵紧跟其后,烟霞万里和寒烟柔面面相觑,无奈之下也跟着走了进去。

  开始是烟霞万里指挥的,她一看就是老玩家,指挥偶尔才会犯点错,但是脾气有些急躁,遇到比较麻烦的问题时显得乱了阵脚,这下子叶修有点明白为什么她们组不到人了。无奈之下叶修说了句我来指挥,烟霞万里起初不相信这个连职业都看不出的家伙能比她指挥的好,结果人家的的确确比她会指挥,并且,不用牧师也能打本。首先是这个君莫笑的拉怪技术,每次都把小怪的攻击面向拉向自己,其他人只要输出就行基本上不用调整面向,很少会掉血,其次真掉血了又会有回血技能落在他们身上。

  “君莫笑你……到底是什么职业。”烟霞万里忍不住呢喃。

  她的疑问传入了叶修耳中,叶修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渐渐的,烟霞万里也看出来了点名堂,一个久远的词语浮出水面,清掉一个怪,烟霞万里不敢置信地问道:“喂,你,该不会要玩散人吧?”

  “是啊。”叶修平静的说,比起他的云淡风轻,电脑对面的烟霞万里却不敢置信,一旁的寒烟柔有些奇怪,烟霞万里给她解释了什么是散人后,她露出了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在叶修的指挥下埋骨之地的副本顺利通过,出本后,烟霞万里和寒烟柔加上了叶修的好友,说是以后一起打本。叶修想了想,表示没问题,趁着她们和包子入侵聊天的时候,打开网页搜索出荣耀官网,寻找了嘉世的比赛结果看了下视频录像,底下不少讨论都是在对一叶之秋的新操作者孙翔抱以期待的。更有忠实粉开始研究以往赛季进入前八名的季后赛区域需要的积分各是多少,由此来计算本赛季嘉世战队是否还存在,从倒数第二杀进季后赛的可能。

   由于没有退队,他看视频的声音让队伍里的其他人听了进去,烟霞万里哎呀了声,“你是在看昨天嘉世的比赛录像吗?”

  “嗯。”

  “你也是嘉世的粉丝吗!”烟霞万里的声音里有些激动。

  也?看来这个烟霞万里是嘉世的粉丝了,叶修没想到自己在游戏里会遇到嘉世粉,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奇怪的,玩家会支持职业战队本身就不是奇怪的事。至于对方问他是不是嘉世粉丝,从根本意义上来说,他应该不算是。叶修如实说了,烟霞万里说了个可惜了,紧接着开启长篇大论模式,跟叶修说自己是嘉世老粉,是多么的喜欢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转头还说听到叶秋退役万分遗憾。

  听着烟霞万里的话叶修无声而笑,看得出来她很喜欢嘉世战队。

  “唉,叶秋怎么好端端地就退役了呢。”

  烟霞万里声音里的遗憾惋惜浓烈的似是能穿透屏幕,冷不丁从别人口中听到叶秋二字叶修叹了口气,点上了支烟。

 “太可惜了,叶秋的粉丝大概都很伤心吧。”烟霞万里说。

  伤心吗?叶修弹了弹烟灰模糊的嗯了下,无法抑制的苦涩却是在心底蔓延起来,哪有不介意的呢,这么多年走过来,说不在就不在了。

坑很多,然鹅,没有灵感,痛苦